• 正在播放:大块头有大智慧-正片
    当前位置:首页 动作片 大块头有大智慧

    大块头有大智慧

    评分:
    0.0很差

    分类:动作片香港2003

    主演:刘德华,张柏芝,张兆辉,秦煌,汤宝如, 

    导演:韦家辉,杜琪峰, 

    猜你喜欢

     剧照

    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1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2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3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4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5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6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16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17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18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19大块头有大智慧 剧照 NO.20

    剧情介绍

    看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以跳脱衣舞维生的大块头,原来曾是和尚,深藏看穿因果的奇能他遇上平凡女警李凤仪,用“因果”帮助仪追捕杀人犯。大块头告诉她背后有一个挥之不去的“业”,注定要死于非命的凤仪爱上大块头,并决定要做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捉拿杀害大块头好友的凶手。大块头也决心要抗衡因果,改变不可能改变的定律

     长篇影评

     1 ) 大陆版和香港版之不同!

    港版片长106分钟!
    大陆版的片长85分钟,大陆版剪了大约20分钟,还不包括大量被改了的对白。不同的情节太多,不能尽录,这里只讲关键情节:
    PS:香港片名是大支佬即大块头的意思
    大支佬为什么知道李凤仪会死?

    大支佬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在人或者动物临死之前,他可以看到他们前世的业。见到那条警犬跑过,他就看到一个小孩子打死一只小狗。警犬果然被李凤仪失手打死了。第一次见到李凤仪,他就看到一个日本兵在屠杀中国人,把头砍下来提在手上狂笑。所以他知道仪一定会死。当时他只是把脸转过去对自己说:“看不到,看不到。”直到后来仪在警察局为了保他挺身而出,他看着包扎好的手才想起小翠,决定帮她,但“只此一次。” 但是后来每次救了她都还是看到那个日本兵。他才明白自己做什么都没用。而大陆版只是把大块头救仪的行为解释为:她象小翠。

    李凤仪为什么相信大支佬?

    她和大支佬在停尸间看尸体的时候,大支佬看到了死者的前世:他和那个逃跑的印度人在前世就是师兄弟,决斗的时候,两败俱伤,师弟求饶,师兄手下留情,没有杀他。师兄回身看到一只甲虫在水里挣扎,他伸手捞上来,救了甲虫一命。这时师弟从身后偷袭杀死了师兄。甲虫飞起来,一只前脚断在师兄手里。所以大支佬预言,有人会帮凶手逃走,而这个人断了一只手。李凤仪见到那个女老师时,她的手还没断。但是后来她亲眼看到她的手断了,而且女老师承认她原来并不认得这个印度人,但是见到他好象已经认识很久了,很想帮他,即使断了手,也一点都不后悔。这时李凤仪才相信大支佬的话。而大陆的情节没有讲到大支佬的预言被证实。(在她家里的那句“我去找医生” 只有大陆版才听得到,原版中她只是想逃命。)

    大支佬悟到了什么?

    李凤仪死后,大支佬追野人到山洞,野人说(大意):“如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杀了你的朋友,还割下她的头,就先告诉我你是谁。……小鸟死了,该死!小翠死了,该死!孙果打死小翠,也该死!我见到你朋友的前生杀了很多人,她也该死。我本来可以让她死得快一点,但是我觉得她死得不够痛苦,我就用一块尖利的石头把她的头割下来,她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见到你我才知道,原来她认识我,因为我就是你。我杀了孙果。替天行道,痛快!!你想不想试试?想不想要我的头?”大支佬火起,两人打在一处,当大支佬要下手杀那个野人的一霎那,他自语“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倒下的时候,野人又揪住他的头发要杀他,他看着野人,安详地笑着。野人放开了手,两人在佛前打坐。“你是我心中的佛,昨日因今日果,佛只看重一件事:今日种的因。” 心魔二字在海外版没有出现过,应该是悟出来的。

    结尾:
    大支佬在深山五年,身体已经不再健硕,他终於等到孙果,带他回来。在警局,他换上僧服。在满天柳絮中抽着烟向远处走去。

    至於李凤仪杀父之仇在海外版也没有出现过,也许是误传。

    影片前面大支佬看到的业影已经预示了仪的惨死。仪用自己的生命点醒了大支佬,但如果不是大支佬当初救了仪,也不会有醒悟的机缘。大支佬三次除衫,第一次是因为看到因果,知道不能改变今日果,又不能放下对孙果的恨,所以放弃当和尚;第二次是因为悟到可以通过今日的因改变明日果而重披袈裟;第三次他已经大彻大悟,化解了因果,身体只是臭皮囊,也无需拘泥于烟酒之戒律。此时其实穿什么已经无所谓了

     2 ) “希望以後不會再有人殺人”

    一直覺得,我應該寫一篇文章,為《大隻佬》平反。 還記得當年《大隻佬》以《大塊頭有大智慧》一名在內地上映時,受盡惡評。但在三年後一個百無聊賴的下午,本想用這部“爛片”打發時間的我,卻發現此片品質高得出乎我的意料。後來得知大陸公映版把所有關於了因(劉德華飾)看到的“幻象”(因果)統統刪剪一光,才明白當年此戲惡評如潮的緣故。 《Running on Karma》,是這部電影的英文名。海報上有大大一句“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是的,這部電影說因果業報。自己對佛家的理解,還不知能不能算得上是入門,因此對於電影當中滲透出來的佛理,實在是不敢妄語。既不論道,那就談戲。 電影的優劣分明。先道缺點,首當其衝的便是“大隻佬”(粵語,即大塊頭)這個造型,如此商業化的設置難免讓人覺得十分造作。然而,在參加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韋家輝名家講座後,我才知道了一些關於這部電影誕生的故事:在《瘦身男女》大賣後,杜琪峰韋家輝準備乘勝追擊拍一部關於“健美先生”的同類型商業電影,但拍著拍著,因緣和合之下,韋家輝看見光頭的劉德華,竟然想到了大佛,然後,意念一轉,便拍成了現在這樣一部滲透著佛理的電影。韋家輝總說,“不能讓老闆虧錢”,而且,“珍惜膠片,拍過的能用就用,不能隨便丟棄”。縱然這不是電影不足的藉口,這種同情也不該出現在學院派的電影評論當中,但性情如我,仍覺得能用一些已有素材改拍成另一部電影,已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此時,“大隻佬”這個造型變得不這麼礙眼,而戲中的一些幽默橋段,也變得不那麼唐突可笑。 立體的人物刻畫是《大隻佬》的一個亮點。了因是一個打上韋家輝印記的經典角色,慧果居士劉德華的佛學修為,亦使他能夠準確把握住角色的內心,表演得十分出彩。韋家輝筆下的很多主角都具備了某種超乎常人的特異能力,了因亦如是,他有一雙可以看到因果的眼睛。但是,亦如韋家輝所說,這個世界不存在完美的人,你一方面能力強,便自然會有能力弱的一方面。從這個層面看,未參透因果前的了因便是如此,他雖看到了因果,但卻看不透因果:既然在因果法則下自己總是無能為力,善報惡報都不一定會報在自己身上,那自己為何還要去種善因?當了因對李鳳儀說出“日本兵殺人”跟“李鳳儀要死”的因果關係(非前世今生)時,李鳳儀也跟了因一樣,無法參透當中的玄妙。在兩人對話沉默之際,有個很安靜但又很飽滿的鏡頭:一個老婆婆在他們身邊走過,推著垃圾車撿垃圾。我想,此時的了因雖懂得何謂“因果法則”,何謂“公道”,能清楚瞭解她撿垃圾的因,但卻又無法真正看到她撿垃圾的果。 《大隻佬》另一個亮點便是流暢的敘事,這亦是銀河映像一貫的優勢。從一開始的商業敘事,到最後大講佛理,無論是故事文本還是人物內心,其間的轉換絲毫不令人覺得唐突,而連接在其中的,便是了因與文師傅和李鳳儀的對話。這兩番對話,是故事發展的文本鋪墊,而一曲由林夕填詞的《身外情》,更是將了因和李鳳儀的內心轉變,感性地傳達到觀眾腦中。然後,一個衝突性極強的剪接(李鳳儀的特寫——了因急速奔跑),把故事帶入了高潮部分:了因上山找孫果,然後看見了另外一個了因。一個相同的因,在兩個不同的選擇下,會出現不同的果,這便是韋家輝創作道路上一直很關注的話題“選擇”。與《一個字頭的誕生》分別敘述兩個相異的選擇不同,《大隻佬》中兩個選擇導致的兩個果,直接在同一空間一併相遇。這樣的構思無疑更具創造力和先鋒性。五年前了因打死了樹上的小鳥,看到了因果,看到了公道,但他卻感到了自己對因果法則的無能為力,然後決定脫去袈裟,下山還俗;五年前了因打死了樹上的小鳥,看到了因果,看到了公道,然後他決定“替天行道”,入山打死孫果。這便是選擇決定人生,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種的是善因還是惡因,一切取決與你的選擇。最終兩人在大佛下對望,其實正是了因坐禪觀照自己內心的一個過程。五年前的了因看到了因果,現在的了因參透了因果。 參透了因果的了因,在五年後終於遇到孫果。他平靜地把孫果帶下山,穿上袈裟,點七一根煙,悠然離去。這是神來之筆。或許,很多人覺得奇怪,既然重新穿上袈裟當回和尚,為何還會抽煙?然而,這正是了因看破了世情,才能做到的淡然。萬法唯心造,既然已經放下,為何還要執著於那一根煙?或許你會記得,在電影中段了因離開警察局時,也向警官拿了一根煙抽,隨後他把一包煙直接拿走,這便是執著與放下的區別。 以前的了因,只能從果看到因,此時的他,卻可從因看到果。此刻再回望五年前那個撿垃圾的老婆婆,他應該可以看到這個因之後的果了吧。是的,“佛只著力一件事——當下種的因”。 劇終之時,李鳳儀說,“希望以後不會再有人殺人”。最近聽到魏茵不幸遇害的消息,便不自覺地想到了這部電影。雖素未謀面,但卻感觸良深。謹以此文,悼念在白依鄉尼格村瑪依河邊去世的魏茵。

     3 ) 阴魂不散与永垂不朽:电影中的轮回和永生

    本文完整图文影音版见:http://i.mtime.com/wzcjojo/blog/1004333/ 阴魂不散与永垂不朽:电影中的轮回和永生 我的自恋哲学 人活一辈子,居然要死的。而我很怕死。我发现我的灵魂终有一天会烟消云散,于是我很郁闷。虽然对很多人来说,这种思绪是杞人忧天和神经过敏。 我怕死的原因是我很珍惜自己的“自我意识”。我觉得上帝创造人类时应该是公平的,不同的人在他老人家眼里没什么两样。但奇怪的是,这芸芸众生中居然有一个是“我”。我不像上帝他老人家高高在上,看着自己捏造出来的玩具玩耍。我的灵魂被镶嵌入其中某一具玩具中。生命科学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自己学习钻研的心理学甚至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心灵会变成这个样子。但它们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灵魂会被放在这一个玩具里,为什么我不是被放在其他几十亿个玩具中的一个里来旁观这一个呢? 本来,世上的生命个体没什么特殊的,他们都按照上帝设计好的一个规则运作着。他们都是上帝妙手捏出来的玩具。但当我变成玩具之一时,就不太对劲了。我想我是规则的破坏者。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我看到的这个世界,那就是:这是一个完美的世界——如果没有我的话。 我曾愚蠢地试图用一篇论文来阐述这个我心中最重要的哲学疑问,但可以预见会被当成超级自恋狂,所以也就作罢。可是,某位先哲甚至早就已说过,“我”居然是我唯一能确定存在的东西。这位先哲至少比我更自恋。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我唯一能真正确定存在的东西,但这个世界的确很奇怪,除了“我”之外居然全都不是“我”。而我很不愿意失去这个我唯一可以确定以及唯一特殊的东西。这是我怕死的主要原因。 当然,在我这个奇谈怪论里,自我意识也并不是灵魂的全部。自我意识是灵魂的当下,而记忆是灵魂的过去。只是,回忆会被淡忘,会被中断,甚至会被篡改,只有自我意识才是可以把握的灵魂实质。那些通过记忆承载、传递至今的,正是宝贵的自我意识。(疯狂钻石@mtime 原创) 小倩、小蝶和李凤仪的命运抉择 所以我很不理解《倩女幽魂》里的聂小倩最后为什么非得转世。魂飞魄散固然恐怖,轮回转世难道还不是殊途同归?就拿你自己来想想,你可曾有任何前世的意识?喝下孟婆汤,小倩的灵魂也就随着她今世的记忆烟消云散了。小倩香魂永续的唯一方法,是呆在骨灰坛中,随宁采臣浪迹天涯。 我不知道在中国从古至今这么多鬼弧仙怪故事中,那些鬼魂们为什么总是那么从容不迫、前仆后继、飞蛾扑火地赶去投胎。“你赶着投胎吗”,这句话在我看来倒是对鬼魂的调侃。投了胎,你也就不存在了,急什么。孟婆手里的可是一碗断魂汤啊!如果有一天我也去投胎,我一定会学《潘金莲前世今生》中的潘金莲,决不喝那碗汤。孟婆的传说是中国民间传说与佛教六道轮回说结合的产物,我觉得这个结合里多少有那么点自圆其说的意味。佛教告诉人们会有轮回转世,而现实中却没有人记得前世,于是只好摆出孟婆汤圆谎。我不知道佛教中是否有典籍解释这点? 如果从鬼到人的轮回中,此生的记忆被抹去,那么人在其他几道中轮回,是否也应经此一劫?我像是必然的。因为“人道”中人从不记得自己前生的所作所为,而这些人总不可能全是从鬼变来的。里面总有一些“天道”、“阿修罗道”来的人吧?所以,不管人从哪一道转来,前世与今世的“我”何干?即便我今生积了大德,下世却由一个不是“我”的灵魂享福?即使有人拿出一百个证据告诉我,那个人就是我的转世,但那个人明明就是拥有不同灵魂的另一个人啊。 至于聂小倩们为什么那么不假思索把投胎这种灭绝灵魂的行为作为灵魂唯一合情合理的归宿,我还没有想通。是中国人相信只要进入轮回,自我意识总归在冥冥之中存在?还是中国人的生存太过痛苦,连最宝贵的自我意识也不值得留恋? 所以在我眼里轮回之说纯粹是扯淡。聂小倩被骗了。拆散宁采臣和小倩的,是笃信六道轮回的执念。我喜欢的是《倩女幽魂3》里小蝶的命运抉择。孤魂野鬼和重新做人之间,小蝶选前者。她放弃六道轮回,做一个无厘头小和尚永远年轻美艳的女鬼情人,好不风流快活。 基于六道轮回的,是因果报应。前世作恶,后世便受罚。《大只佬》的李凤仪很不忿地问:“这样公平吗?”不公平!因果报应是佛的混账逻辑。一个灵魂做坏事,却让另一个不相干的受惩罚。大只佬心里明白这点,但他只能很无奈地说,日本鬼子杀了人,李凤仪就要死,无所谓公不公平,这只是因果。 在这个故事里,佛是混球,真正有佛心的,是李凤仪。有因必有果,因果报应是佛的一个无厘头的诅咒,指定一个前世给你,然后你就得代那个根本不认识的前世受罚。然而心中有“佛”,就不会种下当下的因。此“佛”非彼佛,此佛乃人道主义。(疯狂钻石@mtime 原创) 诅咒上帝,可得永年 《惊情四百年》里,Dracula一心诅咒上帝,却意外获得永生。有人说那是上帝的诅咒,我的看法正相反。短暂的生命才是上帝降给世上所有生命的无差别诅咒。Dracula愤而诅咒上帝,没想到因此抵消了神的诅咒,获得永生。至于喝血这点“缺陷”,算得了什么! 永生的手段似乎总是卑劣龌龊的,永恒总是与上帝过不去。《万能钥匙》、《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里,渴望永生者通过借尸还魂、霸占别的身体延续生命。《边城刀声》这个古龙最诡异的故事里,王怜花居然想到用换头手术接驳叶开的身体以延续生命。我记得《二刻拍案惊奇》足本里有一个很淫荡的故事,故事前面有一个作为引子的小故事,讲一堆修道之人为了成仙(成仙,典型的中国式永生)而吃成精的首乌,而这个成精的首乌是100%婴儿模样。《双瞳》里,小女生为了成仙,散布邪教,杀人如麻,割自己肚皮养真菌。这些行径,西方吸血鬼看了绝对汗颜。 所以,永生是大能,永生前的小邪恶、永生后的小缺陷可以忽略不计。 可叹的是Dracula最终死于爱情,爱的原始目的是为繁殖,繁殖的存在是因为生命无法永恒。所以,可怜的Dracula最终仍逃不出上帝的诅咒。 永生之人似乎总是痛苦的。高桥留美子的《人鱼》里,永生的涌太的唯一目标就是要像正常人那样死去。《香草的天空》里,本可以做永生美梦的男主角也免不了被噩梦侵扰。但永生的故事不都出自不能永生的人类之手吗?与其说永生的痛苦是上帝的诅咒,还不如说是作者作为短暂之人的嫉妒和自我安慰。在《夜访吸血鬼》这部吸血鬼“血泪史”中,似乎每个吸血鬼都无比痛苦,他们活这么久,杀这么多人,却还觉得这个世界欠他们似的。小女吸血鬼其实是典型的性能量无法正常释放罢了。可惜她那时代弗洛伊德还没出来,不然可以教教她怎么“升华”。要是我,要不博览群书,沉迷艺术,要不拿十来个博士学位,不济一点就变成虐恋者,享受另类乐趣。总之出路很多,犯不着寻死觅活。 以前有个小朋友给正大综艺写信,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正大综艺把全世界好玩的地方都介绍完了,该怎么办?那时形象仍十分光辉的赵忠祥叔叔语重心长、颇有哲学意味地答道,小朋友忘了一个因素,那就是时间。回答得很不赖。世界总是天翻地覆地变化。所以吸血鬼们只要不是极端的宅男和干物女,他们的生活永远不会太腻味。《夜访吸血鬼》里这几个倒霉的吸血鬼,他们的痛苦只是个人性格问题,而性格问题又是作为短暂的人的成长过程中形成的。他们的痛苦其实与永生无关。《小岛惊魂》里,已经知道自己鬼魂身份的女主角一家,还是决定要在他们的房子里继续生活下去,因为那里是他们的家。伊藤润二的《鱼》里,已经变成一团腐肉的女人,仍然想着和鲜活的女人争男人,仍然陪心上人去看海。那幅画面,很妖异,很坚韧。吸血鬼们应该好好跟这些顽强生活的孤魂野鬼和腐尸学习。 诅咒上帝是一个极端,另一个极端是做上帝最忠实的狗。《夺宝奇兵3》里,守护圣杯的老骑士获得了永生。然而神的恩泽是小气的。出了圣杯周围的结界,恩泽便没有了。如果可以,我还是选择前一个极端来获得永恒吧。上帝是个欺软怕硬而且小心眼的主。你和他对着干,你永生了;你拜在他脚下,也永生了,不过你得离他的脚够近。 也许只有一个人在与上帝心平气和的关系中获得永生。这个人就是上帝他儿子。在《这个男人来自地球》里,一个活了14000年的、曾是佛陀的学徒、曾被世人称为耶稣、拿过10个博士学位的“老人”,向他的同事娓娓道出自己从石器时代开始的漫长人生。他的每句话都充满智慧。那不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智慧。像他自己说的,他并不特别聪明,所拥有的只是无尽的时间。他的智慧来自超越凡人想象的漫长时间的积淀。 写这个故事的是一个80多岁的老人,我相信只有老人能写出这样每个角落里都充满智慧的故事。这是我所知道的最平静的,同时也是最惊心动魄的永生传奇!(疯狂钻石@mtime 原创) 永恒与一瞬 伊藤润二的短篇漫画《长梦》里,有个奇怪的病人把自己送进医院,他发觉每过一晚,他的梦都会变长,从一天,一个星期,变成一个月……。医生发现他的长梦在旁人看来其实只是在一个瞬间的眼动内完成,而在病人的主观上却变得越来越长。发展到后来变成几十年的梦,让病人起床后根本回忆不起来前一天的情况,因为那对于他来说是几十年前。这样发展的终点是什么?会不会有一天梦的终点是永恒? 在一瞬中完成永恒,这是一个诱人的故事。永生是不是可以用一种超越时间的方式实现?永恒与一瞬,说不定不那么对立。《土拨鼠日》里,永恒被固定在一天,上帝扮演月老,非得成功撮成一段姻缘后才让时间继续。我有时会想,也许一直呆在那永恒的一天里也不坏。 此恨绵绵 《土拨鼠日》的轻松愉快只是另类。那些永存于世的鬼魂和生命,似乎不是与怪力乱神有什么瓜葛,就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杀妻总动员》里,妻子一次次执着而顽强地复活,原来只是等待反复杀戮自己的丈夫的回心转意,重新爱上自己。《红色小提琴》里,婴儿的亡魂附在小提琴上历经人世,大概是不甘心还未看世界一眼就匆匆离去。《珍爱泉源》中的科学家变成一个不死的太空和尚在宇宙间流浪,竟是为了在一次星河变迁中与亡妻重聚。(疯狂钻石@mtime 原创) 我能回忆起的最后一个永生故事,是库布里克和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在影片最后,历经沧海桑田的小机器人David被未来统治地球的智慧生命重新唤醒。David让他们找回妈妈。智慧生命说,他们可以复活生命,但那些复活的生命,只能存在一天,当他们晚上睡着后,就会再度死去,他们的意识一旦消失,他们的存在就永远消失在黑暗中,时空轨迹中虽然存储着大量信息,但一个人的时空轨迹使用过了,就不能使用。所以David的妈妈也只能再重新活一天。 这个奇怪的情节被大多数观众认为是影片最大的败笔。这些未来智慧生命掌握的高科技,按常理来说要么能完全找回David的妈妈,要么就完全不能,而为什么会是如此刻意的一天呢?这必定是斯皮尔伯格为了煽情刻意加入的蹩脚情节。 他们没有明白库布里克和斯皮尔伯格的用意。那些智慧生命所做的,是要召回那个已经逝去的灵魂,而不是像《第六日》那样,克隆一个新的拷贝。创造一个新的灵魂并不难,但他们要做的,是唤回那个无数年前曾经存在过的灵魂,那个唯一的“自我意识”。科技可以仅用一束头发就重造那个承载灵魂的身体,科技甚至可以像《魔术争锋》那样复制一个完全相同的灵魂。但即使是登峰造极的科技,也只能让那一个已经烟消云散的、唯一的“我”重见天日一天。这其实是一个最为叹为观止的情节设计,库布里克和斯皮尔伯格明白,生命的终结是神最高的诅咒,即使是发达如此的智慧,也难以突破这个“最后关口”。这短暂的一天,已经是生命的智慧与这个永恒诅咒相抵抗的极限。 于是,在这重见天日的“最后一天”里,《人工智能》里机器人与人类的鸿沟,升华成了永恒的爱与短暂的生命之间的鸿沟。前一道鸿沟险恶万分,却仍有跨过的希望。而后一道鸿沟却愈裂愈宽,永远不可能超越。所以,当这个最后的夜晚,妈妈的意识就要永远消散之前,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痛苦挫折的David才第一次流下了眼泪。因为他知道这一别,是真的再也无法重聚了。 这才是真正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我们能体会生命的可贵,却知道它注定无法永恒。这大概才是我们真正的原罪。这是自我们诞生起,神就降在我们灵魂里的诅咒。然而我们总是存着某种期盼。就像那些儿时的故人和已经逝去的亲友,常会回到我的梦中与我相聚。他们总是容颜依旧,而我在梦里竭力想看看自己的脸却从未成功。他们在我的噩梦里阴魂不散,在我的美梦中永垂不朽。 疯狂钻石 http://www.mtime.com/my/wzcjojo/ http://wzcjojo.spaces.live.com/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 本文完整图文影音版见:http://i.mtime.com/wzcjojo/blog/1004333/

     4 ) 因为因果

           在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获名单中,《大只佬》获得最佳电影、最佳男主角、最佳编剧。在杜韦与银河映像电影中,它是个异类。不同地区的公映,有不同的解读,但归根结底,都是讲禅、讲因果、讲领悟、讲佛性。
           这部电影集合了动作枪战、悬疑惊悚、爱情喜剧、血腥恐怖、哲理正剧各个题材,杜绝了单纯讲哲理的枯燥,增大了可看性。而刘德华在里面的表演也惊艳至极。电影中大只佬无论是与李凤仪还是与孙果的对垒,每一步都在说因果,观众在大只佬的两次顿悟中也顿悟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理。
          我不是你,我也本是你。你不是我,我却是你,我是内心里的你,你是表象的我。当大只佬穿上僧袍,当大只佬把孙果送入警局,他完成了自我的升华,我们完成了心理的洗涤。

     5 ) 从时辰未到到唯有业随身-电影《大只佬》中的佛教因果律探析

    早前轰动全城的龚如心遗产诉讼官司宣判后,获判胜诉的华懋集团召开记者会。席间有人向华懋代表龚仁心先生提了一道罕见而有趣的问题:「是否觉得天有眼?」。龚先生听后想了一想,回答道:「可以这样说,这都是中国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未报,就是时辰未到。」
    这句话虽然耳熟能详,但却包含了颇为珍贵的一些文化记号。笔者无意对诉讼作任何分析和评价,但龚先生的回答,令笔者想起七年前香港一出罕有地以佛教因果内容为主题、包含了相近因果讯息内容的电影《大只佬》。
     
    1. 从《大只佬》谈起
     
    《大只佬》2003年上映,在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获最佳电影、最佳编剧等殊荣,是香港一出饶有成就的佛教电影。故事的主角大只佬「了因」当时35岁,在30岁前曾是五台山石窟寺的武僧,当年因为一个名叫孙果的逃犯,无故把自己的好友小翠杀死,孙果杀了人后潜藏山中,了因盛怒难消,决心报仇,於是到山上穷寻孙果。直到山峪断崖无法跨越,盛怒下乱棍打树,却错手击毙一只小鸟。他惊愕之下,坐在小鸟旁,思考了七日七夜。七日七夜过后,他突然得到看见因果的神通力。他看到鸟儿的前世今生,又认为自己已无法再做和尚,於是脱下袈裟,离山还俗。还俗之后,他过著生活毫不检点的生活,自甘堕落,以「享受」人生。直至有一次,他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女警李凤仪。李凤仪前世是一个杀了很多人的日本士兵,但她今世却乐於助人,品性善良。了因眼看李凤仪背后的日本兵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意识到她即将受苦死亡,踌躇之间决定尝试出手相救,以将李凤仪的命运改变。可是,经过两次努力的营救后,李凤仪身后的日本兵影像仍然出现,大只佬终向命运低头,向李凤仪说出真相后,扬言自力有限,无法改变因果的内容。

    李凤仪知悉后无法接受事实,沉沦数天后重新振作,并深信自己无法逃离命运的法规和困限中,故而她希望珍惜自己必死的机会,去帮助了因引诱孙果出来,以解开了因一直以来的心结。最后,李凤仪上山找孙果,结果被杀,头颅被割掉,挂在树上,了因知悉后上山寻找李凤仪,在日本兵影像的重现下,成功找到李凤仪的尸身和头颅,头颅出现后,镜头对焦了了因的痛苦呼喊反应,了因再次因盛怒乱棍打树,更执意要杀死孙果。这时突然出现一个衣衫褴褛的了因,并与自己有一番跳跃在回忆和现实时空间的对话,对话中段两人更大打出手。直到了因拿起断木,大喝一声,要杀死对方之际,他心中念头一闪,突然觉悟,呆了片刻,并扔开断木,盘膝而坐。
    然后,两人再次对话,对话完毕,对方消失。镜头这时再显示了因拨开树枝看李凤仪头颅的一幕,了因继而展露微笑,脱下俗衣,换上破袍,留山等待孙果。五年后,了因与孙果相遇,他并没有把孙果杀死,反而趋前向他拥抱包容,并把他带下山,自己则穿上新的袈裟,重做和尚,至此便告剧终。
      

        曾经有不少学生,看完此片后,认为「看不明白结尾部分」、「结尾部分过於抽象」、「剧情不合情理」等,他们看完一次《大只佬》,未必能即时领会电影要带出的讯息,亦难以即时察觉戏中呈现的佛教因果特色,对於要从错踪复杂的剧情中处理深邃哲理的他们而言,这种困难是无可厚非的。但假如就这样判断这出戏最大的重心再於凸出「怨怨相报何时了」、「要了断因果」等主旨的话,未免流於表面。要知,有深度的电影岂止看一次可白,假如我们多花一点时间,静心、深入一点观察剧情的发展,以及每段情节所表达的背后动机,就会了解到创作者如何运用高明的手法表达佛教抽象的概念。


    笔者认为,此戏用了很短的时间,辐射出最少两项佛教因果理论中的重要命题,那就是因果与宿命的关系,以及念的重要。
     
    2. 因果与宿命的关系
     
    要先讨论因果与宿命的关系,可从龚先生的话说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我国自古深入民心的一种单纯因果观念。在这种观念之中,因和果的关系,受到道德制约,两者存在此有彼有的相依关系。在佛教的「四种缘起说」出现之前,中国人已经普遍相信一种单纯的善恶因果报应论。《书?伊训》:「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老子》第79章:「天道无亲,常予善人。」都强调行善可得天佑的道理。

    表面上,这种想法能够从根本上公道地计算和分配到每人的回报所得,然而,假如一个好人,不幸发生了意外失去生命,这种简单的因果论就会立即失去支持。诚然,善有苦报、恶有乐报的现象,自古以来更是常见之事,那么,作善未得祥,或作恶未受殃,甚至「积善而致庆」、「积恶而殃集」的情形,可以如何解释?中国人以固有的思想传统,并吸纳了佛教业感缘起论、一切有部的四缘六因五果系统的基本内容,有智慧地加入「如果未报,就是时辰未到」这种「未熟观」,把善恶因果观的不足完善起来。东晋的慧远 (334-416)提出〈三报论〉(载於僧佑,《弘明集》,《大正藏》,第52册,页34bc),明确指出业报分为今生做今生受的「现报」、来生受的「生报」,及经二生三生百生千生才受的「后报」,系统地把「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迟与来早」的意义统整起来。
    在中国传统社会价值观而言,这种说法固然可以作为际遇不公的解释,但我们再把焦点扩阔一点勘察,会发现这些说法,似乎只单纯地从「因-果」的时间关系上著力,并没有处理到两者内容是否存在必然性与关连性的问题。因为假如「因-果」两者的内容存有必然性的话,那么它很容易就会堕入宿命论的困限之中,例如电影里。很多人以为佛教的因果论是「宿命意识」的一种演绎,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假如前生所作导致今生必然会受某种特定报应的话,那么修行的价值就会受到严厉挑战,难以解释后天旨於灭苦而依之修行的法道的意义,不合符佛教强调修道灭苦的根本精神。
    对於因果的时间关系,《大只佬》一戏当然有所展示,例如警犬前生为追杀犬只的男孩、印度师兄弟的多世积怨,同为今生显报;而对於因果内容的关连,它同样有所处理。何以见得?我们不妨从了因「出家-还俗-出家」的行为中,推断一下他的心理变化,以找出答案。


    2.1了因的「出家-还俗」
     
    了因当天把小鸟打死后,看到因果,然后还俗。他看到甚么?为何还俗?这在电影的最末部份,与心魔互相质问中交代出来。心魔问他,看到因果之后,他做了甚么?了因回答:「我知道因果是公道的,但再也做不了和尚」随后他反问心魔,也就是另一面的自己。心魔回答:「看到小鸟前生所作事,为何轮回做畜生,为何给我打死,该死!看到小翠前生做了甚么,该死!看到孙果前生做了甚么,知道他应该打死小翠。…」原来了因在树下的七日七夜间,不但看到因果,也凭藉这种神通,看到小鸟、小翠和孙果前生所发生的事。他把他们今生的际遇比配前生的经历,然后发现因果是公平的,不偏不倚。但是,对白中的「知道…应该」是重要文字,隐含著了因对因果现象的一种潜在评价,那就是人力无法脱离因果运作的支配,连果报的发生,包括其如何发生和发生了甚么内容,都是根据前生所作而「应该」出现的,所以,前生你杀了甲君,今生不论任何情况,你都会被甲君杀死。既然如此,前生所作,今生所受,互有借还,似乎真是公道的。
    这么说,他因乱棍打树而误杀小鸟,也是命定的了。既然如此,继续修行只会让他活在「无法为小翠报仇,亦无作用於为小鸟忏悔」的拘囿之中,自然不会有任何意义,因果是公道的,公道得我们不能用自力作出任何影响,所以,他作出了决定:「我知道因果是公道的,但我再也不能做和尚」。
    然后,了因还俗,还俗后五年间,他干了甚么事?这从李凤仪在警局与了因对话中交代了:「你今年三十五岁,三十四岁扮宝药党行骗,三十三岁扮乞丐行乞,三十一岁在地盘做黑市劳工。」而了因当时的身份,更是男妓暨脱衣舞男,从「向佛」到「卖淫」这种极端生活模式的转变,必然是缘自外物对自心心态的深切冲击所致:那小鸟无论如何都会死,所有事物都是注定的,任凭你干过好事或坏事,这因果关系都不会改变。即使他继续修行,他的一生都已经注定了,世界一切事物的发生,就在因果循环的设定中公平地运作。
    他看到被枪杀警犬的前生、他看到印度兄弟的前生,更加相信因果内容受到命定的绝对支配,在这个阶段中,了因深深相信因果等同宿命。

    在电影中其中一幕,亦能看到他这种心态的端倪。有一次,他受召提供性服务,在雷雨交加的晚上,他赤裸裸地站在窗台前吸著烟,思量著李凤仪的前生今世,他深深相信因果力量的不可改变,但内心的善念促使他突破心理困限,决定向李凤仪伸出援手。这一幕,他轻轻地叹说一句「只此一次」,正式向冲击因果,踏出第一步。

    於是,了因再次偷渡到香港,向李凤仪展示自己的神通力,并讹称想借助这种力量拯救即将遇害的警员。李凤仪接受并提供协作,可惜的是,了因在大战印度人和勇擒飞天擒蟧后,虽然救回李凤仪一命,但日本兵的影像仍然出现在李凤仪背后,这一刻,他意识到因果等同宿命的这种原理,实在无法透过人力去作出任何改变。

    正当李凤仪以女朋友的身份握著了因的手,甜蜜地以为一切危机经已解决时,了因突然向李凤仪说出真相,并强调「不会再做任何事」,因为「做甚么也不会有用」。李凤仪不明白也不愿接受事实,了因表示,「日本兵不是李凤仪,李凤仪不是日本兵」,还谓「只是日本兵杀了人,李凤仪就要死,这是因果法则。」前一句点出了佛教的「无我观」,不同世有不同的自我感,个人主体有不断变化的连续性,但不代表有一个「自我」的灵魂在跳跃,正如寄居蟹的肉身(我们的精神生命体,即佛教所称之「业」)从甲壳去到乙壳,而甲壳却不等如乙壳,只是由业变化和生成的暂居体,两者间的连系只是一种精神生命上的业力。显然,了因此时对因果内容发生的必然性,采取了肯定的态度。他终究认为,人力始终无法影响业力的运作,无论他救李凤仪多少次,都无法改变李凤仪必遭恶报的命运。

    李凤仪知道自己前生是杀人无数的日本兵时,无法接受自己要承受前生种下的苦果,因而感到极不合理,极不公道。佛教的因果观,当然不止於这么单纯,亦非完全以今生为起点视角,去评量今生所得是否公平。不过,未真正了因的了因,只冷冷地向李凤仪说,「因果是公道的,但我再做不了和尚」,向命运低头,向因果低头。

    后来,了因与文、武师父在大排档吃饭时,讨论起李凤仪。过程中,了因突然生发一种灵思,就是如今善良的李凤仪,一直在做善事,这是否意味著,她正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人可以靠后天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么?文师父认同了因的这种想法,了因突然豁然开朗,他知道自己无能力改变命运,但至少李凤仪正在努力,因此,他心中的结得以暂时解开。
     
    2.2了因的「还俗-出家」及「一念相应」
     
    因为有神通,看到因果的了因,一直深信前世因种出今世果,前世种了恶业,一生一世也无法弥补,还有可能继续带给下一世。他并不肯定一个人善良能否为自己改造命运。可是,这时候看通的不是了因,反而是李凤仪。李凤仪认为,人终究一死,既然要死,为何不好好地把握当下我们仍能自主完成的事?於是她跑到孙果匿藏的山上,引来孙果的谋杀。孙果的确把李凤仪杀死,并把她的头颅挂到树上,尸身则埋在黄土之下。了因得知消息,赶到山上,拉出李凤仪的无头尸身,了因激动万分,高声哭喊。正当他竭力寻找她的头颅之际,了因再一次看见日本兵的影像在旁边的树上出现。他知道李凤仪的头颅应该被挂在这处,便趋前拨开树枝,看到她的头颅,了因有何反应?相信看过此剧的观众都会不约而同地认为了因更形激动,并再乱棍打树,喊著要杀孙果。可是,我却认为,了因的反应是,突然出现前所未有的平静,而且看著李凤仪头颅,展露微笑,一刹那间,他觉悟了。

    是吗?剧情真是这样吗?

    观众可以思考一下,电影中了因表面上拨开两次树枝看到李凤仪的头颅,但事实上只是一次,这是编导一种特别的表达手法。在「第一次」时,事实上那一刻他并没有看到孙果,更没有跑上山与自己的心魔对话,只是他在一刹那间,应於一念,一念间,短暂而充满矛盾、激动、变化、自觉、复杂的境界,突然变得澄明,「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正是顿然开悟、刹那一念相应之脱胎换骨状态。那么,如何知道了因只看过一次李凤仪的头颅?大家不妨看看,了因与心魔互相攻击时,他的脸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但「第二次」看李凤仪头颅后发出微笑时的脸皮,却是与刚寻找完李凤仪尸身时只有轻微污秽的脸皮吻合,这就证明,了因的脸根本没有流血,有流血的所在场域的活动,是乃正处「念」间,是「念」在发生作用。就此,我们不妨大胆推断,原来由他「第一次」看到李凤仪头颅的激动开始,直到他「第二次」看到李凤仪头颅的平静为止,这一段长达十多分钟的内容,是编导对他刹那间一念相应的具体描述,都是「念」的一种具体展现。不单如此,笔者认为,这个「念」字更是贯穿整出电影的「戏眼」,这将在稍后分析。

    好了,把这些部分都给厘清后,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个问题,就是了因究竟「明白了」甚么。这既是了因最后留山等待孙果的动因,也是他「还俗-出家」决定的根源,更是全剧要交代的因果内容的最高层次。

    结尾留白永远是成功电影用以画龙点睛的方法。显然,编导对《大只佬》所下的功夫,实在匪浅。我们无法在剧中找到了因「悟」的答案,但既然留白,想像和讨论空间多了,我们何妨大胆估计一下答案以满足我们的渴望?


    事实上,这一出戏,由始至终,纠缠在了因「悟」与「不悟」间,都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对因果的真切了解与否。上面已分析过,由他打死小鸟、盘坐树下七日七夜开始,他已深信因果等同於命定,人力无法改变因果律的支配。虽然他曾期待李凤仪以今生的善良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她最终也死於非命。观众可能会问,这不也印证了因果律等同於命定论么?结局李凤仪不仍然要死?不错,可是,从了因与心魔对话之中,点出了他觉悟的端倪:「如是因,如是果,昨日因结成今日果,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佛,只著力一件事,当下种的因。」在这番说话中,了因醒悟了「当下种因」的重要,也就是佛家所说「重业轻报」的一种指导理念。
    「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一句指出,人力的确无法抗衡因果律中业报生成的力量,但这并不代表因果律就等同於宿命。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抗衡、突破业报力量,过去所作所为,已成历史,不可能改变。可以改变的,是过去历史聚合而成的宿业,在今生发生的作用,我们如何去调整自己加以面对,如何操作当下我们可以操作的一切心境、活动、决定、反应和期望,以对待这种宿业?因果循环的系统中,一件事的发生,绝非单一的原因所导致,由於此生彼生的无常原理,因果不能被量化,也不能被质化,众多因加以无量缘,引发出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并不就永远地停留为一个结果,它同时将会是未来结果的其中之因,如是,因果相依相承,环环而扣,却又无分彼此。那么,过去宿业既已发生,我们自然没有力量去改变过去所发生的事,但今天我们著力於当下所做,即便今生生发上世苦果,至少我们已调整、装备好今生的一切,能较消极、放弃一切的态度来得积极,果若真要受报,所承受的苦痛亦必然较小。
    就以李凤仪为例,她前生是日本兵,残杀中国人成性,罪大恶极,人人皆愤而切齿,论因果,他今生该没有轮回做人的资格,不过,既然他今生做人,并成为李凤仪,也就是说这个日本人在前生多世,大概又是善良的人,尺度上仍有做人的本钱,这或是一种定业。李凤仪虽然善良,但今生的李凤仪不就可以把日本兵罪大滔天的恶业泯除,她仍然要惨死,只是,因为了因的介入,李凤仪由原本给印度人杀死,变成给飞天擒捞害死,再变成给孙果杀害,她的死已由没有价值的普通被杀变成有意义的遭受遇害,这不就是人力在因果律所设定的困限中,发挥了自身最大的影响力吗?她的善良驱使她从不明不白的惨死中,变成坦然的面对生命、促成了因觉悟的牺牲,那今生积下的这股业力,不就在人力的干预中改变了向度吗?李凤仪的死的时间、地点、形式及意义,都完全改变了,这样的改变,令大只佬体会到,即使因果关系是存在的,但今天的果未必要完全归咎从前所种下的因。因果之间仍存在一些变数,而这些变数就是由今天的修为而形成,足以调整最终果报的生成内容。也就是说,人力不能改变发生过的历史,但能够左右业报生成的影响,当下种的因,重点在於它拥有不可思议的承前启后作用。顿时,了因对因果律有一种新的观感,个人努力的因素有助调整过去种下业报的招受程度,因果律给了因的启示,至此达到明朗:今天我们生活在世,不该为过去而苦,也不应为将来而忧,乃是要把握当下,活在当下,悟在当下。因果业报,就是要我们在当下中活出一种真生命,活出属於自己生命里的真如。

    因果律,也就在这种实相的演绎中,成功脱离宿命论的误区,提取到一个高层次的境界。「了因」之所以有这个法号,正正就是了因了解因果的过程。了因当日虽然看到因果,但却未了因果,无法在因果论上确立正信。反而因为自己看到因果而无条件肯定了自己对因果的看法,执於无法再出家修行。从心魔一战的对话中,他把当日正反两面看法和盘托出,就是这一次的体会,了因明白到他从前自以为理解的因果律,原来并不透彻。在大彻大悟之后,他决定再次出家继续他的修行。了因与孙果,「了解因果」与「承受酸果」,这对极端名字的设计,不是偶然,都是编导刻意向观众提示角色命名原因之所在。


    2. 「唯有业随身」
     
    在大乘唯识系统中,决定业报的异熟生与异熟果(即第八识),支配了招感果报的内容。我们知道,无论早期佛教或大乘佛教,对业都有种类的划分。就实践形式而言,可分为「身业」、「口业」、「意业」,这主要是人类种种心态和行为的归类,再配合十恶而应用和诠释。就性质而言,分为「善业」、「恶业」、「无记业」。「无记业」指的是不善不恶、无意生发之业因,这类业因具有较多的道德元素。就体性而言,可分为「共业」和「独业」,也就是众生共通或独自所造之业因,能招感自己和他人受报之业。就效度而言,分为「定业」和「不定业」。「定业」即「决定之业」,而非「注定之业」,它指当我们立心做了一件事,这件事是善是恶,也会引发我们将来招感果报,强调的是一种「有心为之」而足以引发「果报」的业因。也就是说,因果律的运作程式是「既定」的,但果报的内容并不是「注定」的,仍要视乎我们在「决定」的前提下所做的种种行为,而招感哪些相应的果报。或者我们会问,「定业」必招果报,这不是「注定」吗?不错,定业具有必然性,好像你一拳打在物件上,必然受到物件的回击。然而,这并不表示你一定会感受痛楚,或必然感受哪一种痛楚,原因要视乎你这一拳打在甚么物件上。显然,打在凹凸不平的石上,回击力所造成的痛楚,比打在平墙上倍大很多,打在平墙上,又比打在海绵上更形痛楚。而假如打在沙包上,不但未必感到痛楚,而且还可能生起快感,甚而变成一种可以练成强健体魄的乐趣。如此,我们可以把这种决定「打在沙包上」的动作,理解为「作善事」的比喻。当然,感受的痛与不痛,物件质性只是其中一个因素。物件是否牢牢系固、出拳的姿势是否正确、出拳的过程中有没有受外在环境的干预,甚至你出拳一刻的心理状态,都决定著你受到物件反动的不同结果。而即使受到物件反动,痛苦的出现亦未必是即时的,可以是逐渐的,可以是后来才生并发症,亦可以由始至终完全没有痛楚,这视乎业的性质和程度。由是,出拳会让物件有反动,是既定的,但物件如何反动,却不是注定的,业果的生成,究竟受到我们当下的决定、心识形态、修行精神的影响而有所改变。
    在佛教因果律的道德层面而言,恶业必招苦果,善业必招乐果。在大乘《法华文句记》卷10里,甚而强调「定业亦能转」,认为「心不犹豫,发愿净信修行,则现世恶报及来生,得以佛菩萨之力转其定业,不使受苦果,而速证无上菩提。」表明众生所作「定业」,假如属性太恶,如日本兵,则李凤仪难以逃避苦报。但若发愿净信修行,则会得佛菩萨之力去扭转。当然,这里强调的是以宗教为本位,是力求连「定业」里的既定性也给削弱的一种想法。
    「不定业」的意思正与「定业」相反,指「非决定之业」,即造成一件事前,并没有立心的思量与考虑,甚至和「无记业」的性质相近,是「无心而为之」。例如电影中李凤仪开枪误杀警犬,非有意为之,故果报较轻,因果律的运作原则既非「既定」,果报的内容亦非「注定」。因此,「不定业」并不存在「既定」的元素,反而是「受果不定」,业因性质较为依赖於自主选择所为。所以,这种「不定业」的作成可能未必招感结果,或招感结果的时间仍不肯定。由於「不定业」的造业者并没有经过立心思量和考虑,故它为业报运作程式提供很高的自由度,「不定业」中所蕴合的不肯定性和不稳定性,却更加凸显了「一念」的重要,同时由於不定业包含很多可能的结果,促使修行实践、为良行善的价值得以合理地提高。
    就以《大只佬》中的印度兄长为例,他前生给师弟暗算而丧命,折射出今生再与这个师弟结缘结怨的命运。今生因为种种缘故,他迁怒於师弟,并矢志将他杀死。事实上,由他与师弟结识、交往、交恶直到厮杀,每一阶段的决定,都是在「不定业」的环境下发生的。例如他们交恶后,他因事生发杀害之念,便假扮外卖送递员闯进师弟看守的工厂大厦犯案。这一刻,其师弟纵有被杀之定业,但师兄却无杀人之定业,杀人与否,是不定的,完全取决於他当下一念的决定。结果,他选择把师弟活活的打死了,但两人的仇怨并没有因此而终结,反而再度升华成宿世的定业:两人再次种下恶因,并延续累积前生的宿业,带到下一生继续缠绕。
    原来,杀人者以为杀人是仇恨的终结,在佛教而言,这反而是宿世仇恨的延续。
    在仍取决於个人当下决定的不定业场域下,师兄选择杀害师弟、警察(四眼仔),并因张警官穷追猛打的迁怒,选择继续杀戮行为,这些行为的决定完全是可以选择和避免的,但他为妄念所蔽,无法醒觉,最终被打至重伤,继而被抓,更险些被张警官怒杀,这个结局,完全是他在种种不定业的关次中,一次又一次累积出来的现报,最终必须承受顺现定业之结局――他无法再获得选择的机会。
    对此,其实早在佛陀时代,便已有记载。《盐喻经》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使有人作不善业,必受苦果地狱之报。…。谓有一人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不修慧,寿命甚短。…犹如有人以一两盐投少水中,欲令水咸不可得饮,於意云何?此一两盐能令少水咸叵饮耶?」答曰:「如是。」世尊:「所以者何?盐多水少,是故能令咸不可饮。」…「犹如有人以一两盐投恒水中,欲令水咸不可得饮,於意云何?此一两盐能令恒水咸叵饮耶?答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恒水甚多,一两盐少,是故不能令咸叵饮。如是。有人作不善业,必受苦果现法之报。(东晋僧伽提婆译:《盐喻经》,《中阿含经》卷第三,《大藏经》,第一册,页433a-434a。)
     
    经文指出,假如我们不作善业,不修身不持戒,就好像把盐投在少量水中,盐的咸度会过浓,饮而难咽。相反,假如我们修心发慧,就如把盐投在恒河中,却饮之无味。这个例子,既凸出修行的重要,同时令因果律成功地脱离宿命论的拘囿。以行善修身为水,以盐为过去之恶业,以饮水为所作业报,三者互为因果,亦互相影响,笔者将这种比喻称为「稀释论」。
    在佛教中,「宿命」称为「宿住」,「宿住」是一种过去生命受报差别的总称,指的是已发生之历史事实,本质上是无法改变的。但是,在不定业的原则下,它并不必然地导致未来的特定内容的发生。可以说,宿命在业力推动下,会为下世塑造定业。但各人的宿命不同,定业便不同,命运也就殊异,这就是电影中李凤仪所说的「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的道理(原文为「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出自《龙舒增广净土文》)。但不定业和后天人为努力,加上偶然性环境因素的影响,左右了果报出现的内容,这就表明了「因果具有既定性但不具注定性」的原则。
    对此,今天我们去理解,当然不必一定要出家剃度才能增加这种「盛盐之水」的份量,但只要在平常生活中,立身修心,以善为旨,其实已具「稀释」作用了。重点在於我们如何拿捏我们的人生,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天堂和地狱其实是同一个地方,我们选择用怎样的态度去看待自己的人生,去取舍自己的抉择,这都决定著我们身处场域的最终性质。
    综上而言,可以见到佛教对实修的效用能产生的变化,持肯定态度。
     
    3. 善恶苦乐只是主观世俗的定义?
     
    在大学中与学生讨论《大只佬》和佛教因果律的特色,很多学生都很有思辨力,他们用「善恶只是主观世俗的定义」,去质疑佛教因果论说的客观性。事实上,佛教对於业报和因果律之论调,长期以来掺入「善恶」元素,这些元素背后乃依据人类的心理动机而展现。「善恶之因」和「苦乐的报」都具有很强的主观性,前者受道德价值支配,依社会变化而调整;后者是一种感受的认知反应,随个人感官而殊异。不过,原则上「主观性」与「因果现象」并没有冲突。我们知道,感知现实的程式是「感受→定义」,我们是先有了感受才为这种感受选取一个词语来定义。那么,苦乐的感受是确切存在的,只是两者在定义上具有较强的主观性,业报运作焦点始终集中於感受而不在定义,都是在身、口、意背后的心识层面上起作用。「定义」对感受性的内容并没有左右的能力,举例说,甲君今生是非不分,喜欢胡乱挖苦别人,宿业久积,下世假如轮回为人,报应身上未必同样给人以完全相同的方式挖苦,因为两者(上生被挖苦者和今生的甲君)对这种行为的「苦感」未必相同,故可能今生乙君会因失言而惹上官非,或遭到口舌之祸…等等。那就是说,即使善恶、苦乐的本质乃因人而异,但因果现象只会倾向循感受去追纵报应,善恶、苦乐的不同定义,对於一个人受报的方法和当下的感受,并不具支配与附从关系,因此,苦乐的主观性与业性,两者不存有冲突。
    从这推断,无论用质化角度去剖析因果律,抑或用量化角度去评量业报关系,都似乎无法完全把因果律的不可思议本质描述出来。这就正如上述我所举的例子,当我一拳击在石墙上,因为拳击的力度和石墙的硬度,在刹那间产生了回击力,回击到我拳上,造成痛楚感受,这与力学的行动和反应(Action and Reaction)的原理相似。纵然我们可从力学角度去衡量行动力度有多大,亦可计算反应力度有多大,但我们不能以量和质这两方面,精确说出我们感觉痛楚的全部内容,充其量只能透过「程度的描述」去缩窄形容的范围,如说「痛」、「很痛」、「极痛」、「刺痛」。但这些都无法让人准确拿捏到「痛」所处的位置和真切感受,只有拳击者自己知道,正如禅宗常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道理一样,是一种自然感受的法则,不存在可以计算的效用。佛教所强调的因果业报,实际上就是以这种义涵为起点的。
    顺带一提,佛教以「自作自得」阐述因果的运行法则,到了中国后,经过中土志怪小说的宣传后,这种色彩已为「业力祸及他人」的思想所取代。后来三言两拍的流传(如〈沈小官一鸟害七命〉、〈月明和尚度柳翠〉等典型因果篇章),更让民众了解这一套经过中国化的因果观念,亦让具有「业力祸及他人」色彩的中国因果观更加流行於民间。而《大只佬》一戏,表现的是却「自作自得」的因果特色,可以说更贴近於因果的早期面貌。
     
    4. 九十刹那与一念
     
    以下引用上文的例子谈谈「念」的概念:我们打了一拳出去,这个动作虽然会引发很多不同结果,但回溯缘起,这一记出拳的背后,却是由我们的「念」操作主导的。佛教所说的「十恶」、「三毒」、「三业」等行为果报的发生,实际上也源於这一「念」。事实上,全剧对於这个「念」字,一直有细心的塑造,而且暗扣不放。何以见得?我们可以分别从电影中角色的「对白」和「行为」两方面探讨。
    角色的「对白」:
    「一念之间,人命在你手」李凤仪转身擎枪时了因说。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了因回答张警官问题时说。
    「我是你心中的佛,恶念的你是如斯可怕。」戏末了因与心魔激战,「两人」在这个「念」的景观中,盘膝而坐,并进行的对话。对话中,了因心中的「恶念」从身上抽离,并呈现在他面前。他意识到因果的重点在於当下。在当下一念中,要么海阔天空,要么堕进地狱。以上四处,正是电影接力点出「一念」的戏眼所在。
    至於电影里哪些情节体现了「一念」之重要?实际上是很多的。例如:(一)了因当年见小翠被杀,镜头捕捉了他激动哭喊的表情,这时候的了因,眼神充满杀意,内心动了杀念,这一杀念,也促成他后来错手把小鸟杀死的后果;(二)印度师兄与师弟结怨,触起杀念,把师弟杀死,中途更增添了杀死警员四眼仔的恶业,最终被捕,并承受杀伤多人的果报,故延续了来生承受苦报的顺次业。可见,种种的事情也因其一念起动而生成;(三)张警官对印度犯人一直恨之入骨,了因制服印度人后,张警官见之,瞋恚之执生起杀念,一时忘记自己身分,执起炮枪欲将之了断,却被了因一手挡著,就在刹那间,张警官杀念顿灭,如忘忽忆,清醒过来;(四)了因看到李凤仪头颅,在瞋恚与觉悟之间,进入一念之境,始觉与本觉随即相应,战胜心魔而达到开悟等等。以上所引的例子,都是电影对「念」的描划情节。
    在佛教中,「念」有心念的意思,亦作时间单位,借指瞬速的时间:一刹那为1/75秒,速度如电似火。而念,则由90刹那构成。计算之下,一念生发的时间只为1.2秒。每一刹那都包含色相、感受、觉知、意向、意识的变动和生灭,每一念都产生无数可能的结果。所以说,一切唯心造,念就是心识活动的一种决定作用,当下种的因,根源就在当下生灭的念,说到底,其重点乃在於我们如何操作、能否操作。
    这也是我常常跟学生说,当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千万不要做决定,就算做决定,也千万不要立即落实。原因是,很多时,我们在杂念缠绕时,所做的决定都会是意气之事,都会是错误的。知乎此,即使我们不能临崖勒马,让自己消除瞋恚,但至少知道自己正处瞋恚之时不宜作任何决定,这压根儿也能有效减低做错事的可能。
     
    5. 余论
     
    5.1 一脉相承的因果律
    所谓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当年慧远〈三报论〉(334-416)云:「现报者,善恶始於此身,即此身受。生报者,来生便受。后报者,或经二生三生,百生千生,然后乃受。」又云:「心无定司,感事而应;应有迟速,故报有先后。」(载於僧佑,《弘明集》,《大正藏》,第52册,页34bc) 明代冯梦龙(1574-1646)《喻世明言》-〈沈小官一鸟害七命〉:「积善逢善,积恶逢恶。仔细思量,天地不错。」直到今天龚仁心先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未报,就是时辰未到。」我们见到,中国传统的因果思维自古至今总是一脉相承的。佛教传入后,其核心不但没有受影响,反而增加了人为力量的元素,变相增加中国因果律的内在积极意义。《大只佬》拿捏这个抽象的核心思想,用一百分钟精要地表达,就佛教电影而言,其表现已是十分难得。
     
    5.2 续集的可能
    《大只佬》到最后了因觉悟而重归佛门,做到真正「了因」,这是一个很圆满的结局。然而,假於要为《大只佬》构思续集,可以进一步把「业力」的概念形象化,更加凸显「所造之业必於现世或来世招感相应之结果,但这结果并非有特定内容的指向」的命题。可以考虑让觉悟后的了因获得「视看一念未来两路」的神通,比前更进一步,此亦不为过。张警官、教师(汤宝如) 都是可资继续叙述的角色,主题亦可放在印度兄弟的关系上,例如印度兄在狱中因事而死,其与师弟再度轮回为人,并在信任与出卖之间再度纠缠,了因因种种因素而再涉入他们的旋涡之中,最后把两人的恩怨化解,真正救赎他们於无间地狱之中,等等。
     
    5.3 电影内容与佛教相关的元素
    最后简单谈谈电影内容与佛教微妙对应的一些元素,估计这些元素是编导刻意贯注的。此中包括(一)了因和孙果的名字,附有电影主题的说名,也具有构思者的暗示;(二)印度兄弟来自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三)了因三十岁前是和尚,二十九岁因看到因果而还俗,佛陀二十九岁因四游感悟而出家;(四)了因因观鸟而看到因果,佛陀小时候於农祭中同样因看到飞鸟吃虫而悟通无常;(五)了因坐於树下七日七夜,佛陀亦曾坐於毕鋍罗树七日七夜并成就觉悟;(六)了因迷悟之间与心魔战斗,佛陀树下冥想亦与摩罗对抗;(七)从计算而言,了因第三十岁至第三十五岁这六年间,属於「看到因果但未了因果」的还俗期,佛陀在同样的年龄阶段,进行了苦行生活。
    当然,对应未必要做到内容一致,但多少有些点缀的心思,增加耐人寻味的果效。

     6 ) 概念先行,情节为概念服务

           《大只佬》不怎么喜欢,哪怕是认真看了两次,因为概念先行,题材为主题服务,说教就显得严重了。虽说电影还是如《神探》一样,用“探案”情节作为包装,慢慢道出因果论。但可看度还是比不上《神探》。

            首先,《神探》是情节完整的探案故事,因此观众可以在看故事的同时去感受“鬼”的主题理论;而《大只佬》虽然也有探案,但案件是一个个断章,虽然作用上可以围绕主题服务,但故事上是断层的,这就缺乏精彩了。

            其次,《神探》的“鬼”可以说是一种创新的理论,让观众觉得有意思,这也进一步丰富了故事;而《大只佬》的“因果”则是早已存在于佛家思想中,说来说去也说不出个新意,所以看到最后,观众无法产生“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感,最多就是“哦”。

            所以《大只佬》从主题方面,就略逊《神探》一筹,所以剩下的看点只有“如何去说”这个因果论。和《神探》一样,电影选择了犯罪—查案的线索,去推动故事/主题的发生。但鉴于案件是断裂的,无法单纯从故事上刺激观众的兴奋点,所以电影中就必须插入各种猎奇元素,如刘德华的肌肉装、轻功、体验式查案……通过各种元素的组装,观众的注意力便分散到各个卖点而无法深究情节的单薄。从这点上看,电影做的还算可以,但谈不上出色。

            虽然情节上可看性不足,但情节的编排还是花了心思,例如看似断裂的案件,却能层层揭示“因果论”的本质是最大的亮点。总体而言,这部电影算是一个测试版,而在4年后的《神探》则是牛逼的完成体。

     7 ) 关于《大只佬》

     这部电影我看了有五六遍,应该有点小认识了.
       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或者说艺术品,这一点毋庸置疑了.杜琪峰和他的编剧们能合作出这么一部电影只能说是香港这块福地的孕育和导演编剧们自身的才华.
    1 一切带不走 唯有业随身
       这是电影的宣传用语也是主角李凤仪的台词.咋一听有点像内地鬼八道的假和尚用来骗香火钱的口词.内地人经过文ge大部分已经不信这一套,这有好处有坏处,不是本文讨论重点,禅宗在国内的式微是无可避免的悲剧.在香港这块土地,由于信仰自由,有传统文化的禅宗自然有很多人信,虽然也有贪生恶死的功利目的在内,但毕竟有这个氛围.韦家辉作为一流编剧,关于信仰这一块还是有自己看法的.这一句带不走,只随身.不上不下.不能由此吹捧电影成就也不能判断此片是否低劣.这是一个切口,其实这部电影有很多切口,我至今也未能全部链接起来,也许是我还没真正看懂,也许是编导在讲述这故事时本身也难以为继,毕竟这是没有答案的问题,若是他们讲明白了,就可以开坛立法,广收门徒了.耶稣,释迦一直耿怀的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讲明白的.
    2传导
       逃犯孙果在逃亡路上打死路人小翠,了因<大只佬>看见好友死亡而自己无能追捕凶手发狂打死小鸟.了因看着死去的小鸟,坐在树下开悟,七天七夜后,脱下袈裟,游戏红尘去了.据后来大只佬<了因>和李凤仪的对话可知:了因看到了因果,知道因果是公道的,但再也做不成和尚.孙果受到某种刺激犯了罪于是被追捕,被追捕的恐慌导致滥杀路人小翠,小翠的死又导致小和尚杀死小鸟..单从因果报应上讲,根本就是乱了,小翠是无辜的,小鸟也是无辜的.但大只佬说因果是公道的.但再也做不了和尚.为什么做不了和尚了呢?我猜是和他以前吃斋念佛所供养的精神信念不一致了,他的精神观重建了.那他以前信的是什么?可能是因果循环,天公地道,屡试不爽.在他重建过程中,唯一坚持的就是因果是循环的,天地是公道的.但他无法释怀小翠和小鸟的无辜死亡.所以做不了和尚了,通过脱袈裟这一象征动作,他完成了转变的第一步.
    3善念
       在风雨雷电夜大只佬对自己说:帮她一次,最后一次.显然他此时还认为通过善行可以消解恶业不管是前世的还是今生的,这一点和我们现在假和尚宣扬的并无二致,也是世人普遍接受的.在文武师傅来广东看大只佬的时候.文师傅讲那女孩恶业太重,你帮不了她的.大只佬反问:是我帮她还是她自己帮她自己.文师傅在短暂诧异后旋即温和会意地笑道:那你为什么要帮她.大只佬说:因为我看到了她的善良.<对话只是大意,可能与原台词有点小出入>
    4爱情
       知道自己是要死的人,李凤仪无法奢望爱情,但她心中向往爱.在大只佬和她晚餐后即将88时,她跟大只佬借了一分钟,此时背景音乐响起-黄耀明的<身外情>,她牵着大只佬的手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走了一分钟,小手牵大手.这一分钟,我们看到李凤仪嘴角微翘的笑容,她是满足的.时间到,挥手88.快步走向前去.一个孤单的背影,眼角的泪花伴着都市的霓虹灯时隐时现,我们没有看到李凤仪是否流泪.这也许是导演的妙手吧.在这过程中用了一个慢镜头:在背景乐的烘托下,李凤仪的脸庞被缓缓载入---她的淡淡的哀伤.最凄美的爱情不是生离死别,该是相顾无言吧.
    5疯魔
       李凤仪被割头杀害后,大只佬找到她尸体后不久发现孙果,提棍追捕.其实这是个幻觉.是大只佬搂抱李凤仪尸体后过度悲伤,在脑中想象要怎么报复孙果的意念.他提棍追到山洞,发现孙果张的和他一样,一样杀气腾腾,暴戾残忍.孙果说:你怎么这么像20年前的我.这就是一个明显的提点.二人在疯魔状况下搏斗一门心思把对方杀死.最后在石佛面前,大只佬放弃了.孙果<大只佬>也放弃了.俩人对话:<大只佬>你是我心中的佛.<孙果>心怀恶念你有多么可拍,今天的孙果杀了李凤仪明天你又杀了孙果,万劫不复.<大只佬>如是因,如是果.<孙果>昨日因结成今日果,任何力量都改变不了.佛只看重一件事.<大只佬>当下种下的因.至此大只佬在意念中的自我进化完成.于是在当年的树下找到脱去的袈袍.重新穿上,通过穿袈袍这一动作完成第二个象征.
    6超脱
       几年后,在山中苦行也是为了有机会感化孙果那颗受伤的心的小和尚终于撞见了孙果.一个搂抱.化解了孙果的暴戾恐惧.一个大男人在河边嚎嚎大哭.下山后,剃发洗漱.脱下碎末的衣服,重新换上一个干净的皂角袈裟.一根香烟,绝尘而去.半空中响起李凤仪的祈愿: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杀人.那漫天飞舞的蒲公英应该是希望的象征吧.

     短评

    说实话,我当年没看懂,只觉得像看恐怖片。

    8分钟前
    • ᥫ᭡້໌
    • 较差

    韦家辉的问题是读书太少想得太多,有一些俚俗的认识,用奇思妙想写一个故事,但核心想说的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朴素哲学思辨,故而甚至low,所以那些用力越猛的片子就越显得有点雷。大只佬就是典型,但虽然前后风格脱节,但杜琪峰拍的还是挺吸引人的。

    11分钟前
    • 更深的白色
    • 还行

    也许由于故事比较晦涩,杜琪峰的这部作品被很多人忽视了,评分普遍不高,这应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大只佬》在杜的电影中确实应属另类,各种元素杂糅在一起,显得五光十色,但细细品味,仍能感受到强烈的典型杜式风格。他这次说佛,可谓用心良苦,剧情精心设计,深入阐释因果,关键在因,强调顿悟。

    14分钟前
    • 润物
    • 力荐

    烂片一部,无法理解。

    16分钟前
    • 薇羅尼卡
    • 较差

    当年因愤慨吴镇宇的影帝被抢一直不肯看这部,现在补完,仍然觉得最佳影片是无间道2,影帝是吴镇宇。当然,片子是不错,只是韦家辉的神棍气质压倒了杜琪峰的神经兮兮,情节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但佛家的因果论我从不接受。可惜的是没在看盲探前刷一遍这个,简直是一体两生。

    21分钟前
    • SydneyCarton
    • 推荐

    可以看到《神探》的影子...

    25分钟前
    • 大宸
    • 推荐

    因果,佛只看重因,万物众生想来在佛眼中皆平等,所以恶因由谁来还都是一样

    29分钟前
    • 雨果
    • 推荐

    杜琪峰、韦家辉、游乃海银河三巨头的创作,风格明显。被低估的电影,其实这部电影很有内涵,强调因果,宿命论,带有对轮回的思考,就是比较隐晦,有几个镜头倒是惊悚。宗教学意义远大于其商业意义。7.7

    34分钟前
    • 巴喆
    • 推荐

    张柏芝的头被插在树枝上的那几秒镜头吓死人了

    36分钟前
    • 还行

    一直没看,因为觉得超乎寻常的这种肌肉身材很恐怖,又害怕是一个好悲惨的故事,结果我想象的都没有,不过看的时候也谈不上愉快。看到因果又如何呢?最后顿悟又如何呢?对这种事,还是我们平凡人,天眼未开,混沌无知,来的最好

    41分钟前
    • 蚂蚁没问题
    • 推荐

    宗教狂魔杜琪峰的说因果,也是韦家辉的个人最爱。银河映像最诡异的作品,缩骨功,拳风带纸巾,以及大只佬和心魔的论道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桥段。但是还是不懂杜琪峰所谓的因果是怎么一回事。全片最有银河风的其实是捡瓶子的老婆婆,和PTU里的骑车少年,铁三角里的招车人都是一脉相承的诡异角色。

    45分钟前
    • Mr.Graceless
    • 还行

    现在是几时,2008年,应该是7月

    47分钟前
    • 木卫二
    • 推荐

    端正者忍辱中来,贫穷者悭贪中来。高位者礼拜中来,下贱者骄慢中来。喑哑者诽谤中来,盲聋者不信中来。长寿者慈悲中来,短命者杀生中来。愚痴者破戒中来,智慧者持戒中来。

    50分钟前
    • 科林
    • 推荐

    当年看刘德华那造型,确实有点被吓到了,可怕恶心,张柏芝一直那么美。

    51分钟前
    • 梦梦梦梦
    • 还行

    不看笑料,不看动作,只看境界,原来老杜真的有比《神探》更牛逼的片子!

    56分钟前
    • 谢谢你们的鱼
    • 力荐

    勉强及格。92分钟版,可能因为剪切过多的关系,全片的节奏都比较跳脱。主题上融汇因果报应和杜琪峰的陆港立场于一炉,2008年7月是有什么大事吗?奥运会是8月啊,也许拍摄时的03年定的是7月?在刘德华试图改变张柏芝死亡这个“果”整个过程上都贯穿日本兵砍头的叠影,这给全片惊悚气但也容易看倦怠,那为什么这么做?可能解谜的关键是这段影像的出处,总的来说,这片子是个谜语,在所有资料齐备前,不敢断言杜琪峰到底对陆港关系下了怎样的定义,又对佛教抱持怎样的观点。至于凶徒孙果与大只佬的和二为一,还有消灭犯罪以断绝因果循环的台词,都是比较外露浅白的因果解析,不足为证。另外,刘德华的肌肉外套太假了,观感不好

    59分钟前
    • 左胸上的吸盘
    • 还行

    杜琪峰试图表达因果等深刻的东西,但是如同一个结巴讲故事一般令人看得不知所云。

    1小时前
    • Arch-Murder
    • 较差

    立意牛B!了因追孙果,在树下看破因果。结果分身为二,一个执著因果,一个畏惧因果。最后最后阴阳两个分身在爱人的尸首面前合二为一,终于了脱因果。搞了半天李凤仪才是菩萨。元彬的动作戏既有武侠的传奇味又有都市现代感,印度人和浑身涂油的飞贼等设定都很棒!当年看的内地版真是不知所云。

    1小时前
    • 风间隼
    • 力荐

    一般般,没啥吸引力,化妆挺辛苦的

    1小时前
    • 蓝下老婆
    • 还行

    因果论的诠释上有一定创意,和剧本的整体结构也合拍,但输在前后不够统一,且形式与内容脱节。大只佬的肌肉、拳风舞餐巾以及各种奇门异术好看逗趣不假,但失之武道精神薄弱,和因果论没有联系,结果让电影里的情绪变换显得突兀,不具备说服力。往长远了说,形式内容不统一正是港片如今之残疾所在。

    1小时前
    • godannar
    • 还行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综艺